登录 注册 App下载 简体中文
  • 简体中文
  • English
  • 交易
  • 行情
  • 快讯
  • 首页 > 资讯 > 专访

    大咖云集,共叙Libra与全球货币体系的现在和未来

    2019-08-13 11:23

    8月10日,周六,《Libra:一种金融创新实验》读书论坛暨新书发布会”在中国政法大学正式召开。本场活动的主办方为数字资产研究院和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读书会,协办方为零壹财经和东方出版社,邀请17位专家学者分享关于Libra的思考,共400余位观众出席参与,6.8万位观众在线观看互动,是迄今为止在中文世界对Libra有规模、有深度且形成重要影响力的一次别开生面的研讨会。同时,《Libra:一种金融创新实验》一书正式发布,被誉为“2019年数字经济领域中文世界的第一专著”。下文为本场活动精彩观点的部分摘录。

    6月18日,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形成了对全球经济和现行货币金融体系的全面冲击。在随后的四十余天中,全球各国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和研究部门的目光纷纷聚焦Libra,并且以不同方式参与和卷入这场牵动全球智慧、经济、技术、政治、权力的全方位博弈。


    针对中文世界里不乏关于Libra的讨论,但是缺少系统性、深刻性、原创性和启发性的相关著作的情况,朱嘉明教授几乎在Libra白皮书发布的同时,倡导和规划《Libra:一种金融创新实验》一书。为此,数字资产研究院邀请国内深耕相关领域的、最具有影响力的20余位专家和若干机构联合编写本书,全方位阐述和分析Libra,旨在为国内民众和社会各界创造一个了解、观察和研究方Libra相关知识、信息和未来趋势的窗口。


    这本被誉为“2019年数字经济领域中文世界的第一专著”,从立项到印刷出版,仅仅历时53天,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对此,经济改革资深经济学家翁永曦和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读书会会长韩如龙在开场致辞中,对这种分布式的“区块链速度”,予以肯定。


    数字资产研究院院长、经济学家朱嘉明在回顾新书创作历程中提到,“我们今天讨论的Libra,还处于一种构想与方案阶段,并不是一个具有实践意义的金融实验,而是一个准备进行或者正在进行的金融实验。但是,基于Libra 显现和潜在的历史与战略意义,及时研究和讨论Libra的思想和理论基础,技术原理,经济、社会和对全球的影响模式是十分必要的。”


    经济学家黄江南、朱嘉明、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国家特聘专家蔡维德、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孟岩、独立货币金融研究员龙白滔,随后发表了精彩了主题演讲。

    黄江南:Libra 将创造一种财富存储新形态


    黄江南在《LIBRA,数字货币和国家利益》主题演讲中表示,Libra不是支付工具,而可能是一种价值财富形式。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觉得Libra是最好的财富存储形式时,Libra就会成为全球财富最大的存储组织。但可怕的是,这个组织不是像比特币那样去中心化,而是中心化的。这会威胁全球各国的金融安全。世界上不能也不应该只有一种并且有可能被单个国家掌控的数字货币,而至少需要两种,且彼此存在竞争。中国不会第一个发行这样的国际化数字货币,但当其他国际数字货币出现时,中国也不会坐视不理。Libra不仅跟中国国家利益密切相关,也跟整个世界的和平、人民的福祉密切相关。

    朱嘉明:Libra让货币领域的理论和实践,全面进入更为多元化的新时期


    朱嘉明在会上发表了《数字货币对古典货币理论和新货币理论的冲击与挑战》的主题演讲。他认为Libra最大的贡献,是让我们以更深的历史视角理解其背后古典货币理论和现代货币理论的核心思想与基本逻辑。比如:货币是不是中性的?货币幻觉如何形成?是否存在"最优货币量"?这些问题长期以来充满争议,没有定论。因为数字货币的出现,导致货币理论的诸多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因为以比特币、Libra等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出现,货币领域的理论和实践,将全面进入更为多元化新时期。在理论方面,货币数量理论,凯恩斯理论,两者的结合,以及新货币经济学,加之数字货币引发的数字货币理论,将共同并存。在现实货币金融活动和经济生活中,主权货币和非主权货币并存的‘双轨制’,物理货币和虚拟货币并存的‘新复本位制’,将共同并存。”

    王巍:真正成功的创新都是与监管对话和妥协的结果


    王巍在《金融创新与监管的博弈》的主题演讲中表示,真正成功的创新都是与监管对话和妥协的结果,市场经济和文明社会的标识就是建立创新与监管之间公平透明的博弈环境。对Libra的金融创新,需要更多关注场景技术,避免道德评价。世界各国央行将Libra视为“重大威胁”,而没有直接制止,说明Libra本身是合情合理合法。在于监管的博弈中,Libra的巧妙应对,已经变相地迫使美联储加速了关于数字货币的监管创新。他认为,商圈、技术圈和金融圈可能会因Libra的出现而进入新的“春秋战国”时代。

    蔡维德:比特币难以成为数字黄金,Libra具有数字黄金基因


    在蔡维德看来,Libra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代表的机构稳定币,正面临着新型货币竞争,而这场竞争包含4大要素,即速度、安全、监管和货币政策。另一方面,因为Libra 与美元的天然关系,与美国国家利益具有重合性,美联储等机构最终很可能实支持Libra。在未来,要对抗数字美元,只有数字黄金才可以。比特币被大家视为数字黄金,但它其实并不是,Libra 的价值在于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数字黄金需要以法币,最好一蓝子法币作为基础。

    孟岩:Libra用户承受的负铸币税,实际上是支付Libra全球流动性溢价


    孟岩从通证激励的角度分享了他对Libra的看法。在他眼中,通证经济的实质就是社群化经济,通证的价值来自于铸币税和时间价值两部分。比特币的铸币税激励和系统定位是一致的,比特币的挖矿成本实际上是“诚信保证金”。以太坊简单复制了比特币铸币税分配方案,但对其真正的价值支撑者并未予以足够激励,致使以太坊铸币税激励出现错位。 


    而在Libra体系中,表面上铸币者是Libra协会节点,但实际是支付法币购买Libra的普通用户。特殊的是,普通用户既是铸币者,又是铸币税的缴纳者,因此Libra的铸币税激励为负。而用户之所以需要承受负铸币税,实际上是在支付Libra全球流动性溢价。对libra这种特殊的铸币税分配制度,孟岩认为libra用铸币税激励承销商,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后者在libra扮演全球货币的使命当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承担最大的风险。

    龙白滔:CBDC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美元国际化和Libra这类超主权货币


    龙白滔在现场向大家分享了他对于央行法定数字货币(CBDC)的研究。他认为,从金融稳定角度考虑,CBDC的设计至少遵循以下原则:可调节利率、不同于储备金且不与之互相兑换、央行或商业银行不担保银行存款到CBDC的兑换、央行仅依据合格抵押品发行CBDC。同时,针对多国积极推进CBDC的现状,他认为CBDC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美元国际化和类似Libra这类更具迷惑性、且技术上更先进的超主权货币。而加快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通过CBDC与友好国家分享铸币权是CBDC应对挑战的可选项。


    龙白同时分析了铸币税和运营利润分别体现的货币的政治属性和商业属性。货币制度天然属于垄断,铸币税来源于制度垄断,因此加密货币体系设计者应怀抱公平正义的原则,公平对待货币体系的所有参与者。货币的核心问题不是国家和私人之争,而是集权与民主的差别。比特币挑战的不是没过政府,是挑战的以美联储/IMF/world bank/BIS为代表的银行寡头。普惠金融的本质不应在于边远地区提供基础金融服务,而在于让所有人无门槛可以参与铸币,公平地对待货币体系所有参与者的贡献并分配铸币税,让所有人以合理的价格使用资金,以达到金融稳定/民主透明和可持续发展的货币金融体系。


    连续六场精彩的主题演讲之后,紧随而来的是两场由金融、法律、技术、区块链等各界大咖参与的圆桌论坛,分别就“Libra与未来货币金融体系”和“Libra的监管合规和技术实现”两个话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胡捷和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反复强调,Libra是一件阳光下的新事物。从金融逻辑和货币逻辑上,Libra并没有脱离现有模式,只是在技术应用上有了一些创新。CECBC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吴桐则认为,需要从历史维度去看Libra。Libra虽然没有重大技术创新,但还是会在很多方面产生积极影响,至少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井通科技COO黄晏清也认为Libra的出现会让更多人关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为这个新兴领域带来新的能量。井通科技稳定运行五年的技术架构和libra的架构设计几乎一致。如果国家随时需要,我们完全可以做出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版Libra,而且在技术上经历过更多大型商用和更长时间的检验,更加成熟、稳定、强健。

    关于Libra的属性问题,樊晓娟从法律工作者的角度出发,认为现阶段不能简单的将其视为货币。运通链CEO邹均则从区块链角度来分析,表示Libra是一种特殊的许可链。记账需要许可,但交易支付无需许可。而独立学者贺宝辉(笔名牛顿先生)则直言讨论Libra或者比特币是不是货币没有意义,因为数字资产和数字货币之间并没有明确界限。而Libra给从业者最大的启示是,从理想主义到现实主义,接受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并存。


    区块链安全专家郭宇从技术角度和大家分享了他对Libra的看法。他和他的团队此前对Libra采用的Move语言进行了细致研究。他表示,第一次看到Move语言,觉得这才是智能合约“该有的样子”,但仔细分析后却发现Move语言的实际完成度非常低,大约只有30%左右。Move语言大量考虑了数字资产问题,但未从中看到与监管相关的内容。


    可金融创新始终绕不开监管。樊晓娟表示,跨越外汇管制和各国金融监管是Libra面临的最大问题,但Libra的冲击也会加速监管创新。胡捷也同意Libra能否真正落地的最大问题仍在于监管。同时,他觉得不伤害各国现有税收体系是Libra发展落地的底线。


    来源:碳链价值